当前位置: #临沧资讯之窗 > 临沧 >
2019 07-24

昆明西部客运站太乱!“黑车黄牛”售票厅揽客

Comments 阅读:

  原标题:​昆明西部客运站太乱!“黑车黄牛”售票厅揽客、大巴中途停车上人…

  从昆明开往临沧的一辆大巴从西部客运站准时出发后,在昆明至安宁途中却多次停车上人,前前后后耽搁了一个小时,还导致买票的乘客不能对号入座,引起了车上乘客的不满。

  按照相关规定,大巴从车站出发后并不允许半路停车上人,但记者走访发现,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。另外,西部客运站售票大厅里还有不少揽客的“黑车黄牛”。

  10月某天,33岁的吴女士从昆明西部客运站乘坐大巴前往临沧,早上8点40分,大巴准时从车站发车,刚开出20多分钟,车子就在路边停了下来,有人上了车。接下来,又陆续上了两个人。到安宁收费站附近时,车辆再次停下,“就是这辆车了,快上。”一名中年妇女组织3个人上了车。

  “不是不能半路上车吗?这是怎么回事?”吴女士问,大巴的确是准点从客车站出发了,可这一路上多次停车上人,前前后后耽误了差不多一个小时。

  不仅如此,在这辆车上,还有两名女子因为座位的问题和司机吵了起来。“我们的座位被别人坐了。”一名女子说,刚上车时,车上到处都是空位,以为没人上车了,再加上自己会晕车,所以她和同伴便坐到前排。在安宁,有人上了车,说前排的位置是自己的,两名女子让了坐,准备回自己的位置,没想到原本属于她们的座位上已经坐着两名男子。男子不愿把座位让出来,女子拿着车票找到司机,司机却不愿意协调。两名女子站在过道里,一气之下拨打了客运站的投诉电话。

  “是谁打的投诉电话?”女子打完投诉电话没多久,司机怒气冲冲地来到了乘客座位旁开始骂人。“不是还有两个空位吗?不会坐吗?”司机说,当女子提出想坐在自己车票上的位置后,又遭到司机的咒骂。最终,两名女子没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  市民程先生同样遇到了发车后半路上人的情况。“上车之后,有个女的给我发了一张名片,上面写着西部客运站,还有司机的联系方式。”根据程先生提供的电话,记者联系上了大巴司机。“可以在安宁上车吗?”“可以的,你在和平村等着,车子到那里你就上车。”司机说。当记者问到是否有车票时,司机含糊地说:“发票是机打的那种,可以报账的。”

  当天凌晨5点左右,小张从昆明长水机场和人拼车到西部客运站。40多分钟后,司机告诉小张已经到了西部客运站。看着身边的场景与客运站有些不同,小张半信半疑地下了车。

  下车之后,一名中年男子马上走过来询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小张回答:“凤庆。”中年男子立即接话说:“来来来,就差几个人了,上车就走。”小张意识到搭话的男子可能是黑车司机。小张拒绝了司机的邀请。小张在附近找寻一圈,发现下车地点确实不是西部客运站。

  “走了,现在上车就能走。”男子说,小张眼看身后有一排大巴,可能是运输公司的车,而且昆明到凤庆差不多7个小时的车程,如果早点出发就能早点到家。于是,小张便向男子咨询票价。

  尽管男子给出的价格比正规大巴车票贵了50元。但考虑到能“马上就走”,小张还是付了钱。她向男子索要车票,男子从随身背着的黑色腰包里掏出纸笔,在一张类似收据的薄纸上写出:“昆明→凤庆,收240元,发车时间7点”的“车票”给小张。小张拿着这张“车票”和另外几名乘客一起等车。

  约定发车时间是7点,但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出发。8点左右,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小张面前。感觉到被骗的小张下车和售票男子理论,男子却回复:“用面包车把你们送到站点。”

  一辆核载8人的面包车硬生生挤了10个人,出发以后一直往楚雄方向开。车上有人问司机:“你们到底要把我们拉去哪里?我们买了票,却是坐这个车,我们要举报。”司机听后只回答:“我也是帮人开车,到了路边会帮你们找到车的。”随后就闭口不语。

  面包车在公路边停下来,司机让一行人在此下车。随后,一辆从昆明开往云县的大巴停了下来,面包车司机和大巴司机说了几句以后,小张几人就上了大巴。“你们坐的是黑车,他在城区拉你们200多元一个人,你们到了这里上车,他给我50多元就完事儿了。”

  明明买了到凤庆的“车票”,却只能坐到云县。“大巴司机和黑车司机肯定是认识的,不然他们是怎么联系上的。”遭遇过“黑车”之后,小张再也不相信“上车就走”的谎言了。

  10月19日,时报记者到昆明西部汽车客运站走访调查。进入售票大厅,一名自称是昆明到祥云的“大巴司机”过来搭讪,询问目的地,何时走等问题。男子又称他只是到大厅叫人上车的,看有没有人要从昆明到祥云,免得乘客找不到车。

  “大巴司机”离开后,一名女子又凑上来揽客。女子说:“到临沧啊,你在这里等一下,我打个电线分钟,女子再次回到大厅,称已经找到一辆商务车,价格更高一些,但乘坐更舒服,时间更短。见记者有些犹豫,女子开始索要联系电话。记者报出一串电话号码后,她将电话号码通过短信形式发送至一个手机号上。从该女子与对方的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,两人的短信聊天记录都是一串串的电话号码,没有其他信息。

  记者与“大巴司机”“黑车拉客女子”在售票大厅内交流期间,车站工作人员一直未上前交涉或问询。

  10月29日,记者再次来到昆明西部客运站售票大厅,在问询处找到了西部客运站业务部副站长钱先生。

  他介绍,针对“黑车黄牛”揽客的行为,客运站内设置了保安亭,民警、保安都在现场巡逻,若发现有人非法揽客,会控制后再将人交给运管局处理。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上一篇:从攀枝花坐客车到临沧? 下一篇:临沧机场主动作为助推临沧市经济发展
  • [临沧]临沧机场主动作为助推临
  • [临沧]昆明西部客运站太乱!“
  • [临沧]从攀枝花坐客车到临沧?
  • [临沧]临沧市开办退役军人服务
  • [临沧]临沧市“旅游革命”暨“
  • 公益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