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#临沧资讯之窗 > 教育 >
2019 07-19

泪目!一对情侣发出2年前偶遇章子欣照片

Comments 阅读:

  遗体被找到已过去数日,其中仍有许多疑点等待解答。各界也纷纷发声,以求还原真相,同时也给了大众更多关于小女孩的回忆。

  往子欣家的山路上有一家高端民宿,离子欣家只有大约100米的距离。子欣奶奶曾经在这里干活,烧饭,这是近一年前的事了。

  今天有网友发现一对情侣曾在2017年发过一段试睡报告,里面提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,就是章子欣。当时,章子欣拉着他们比赛跑步,保护小狗狗不让它欺负情侣,还介绍好朋友给他们认识...

  答:根据现有证据,该案基本排除拐骗拐卖,主要依据是:一方面,梁某华、谢某芳二人在千岛湖骗出章子欣时使用真实姓名,与拐卖拐骗儿童犯罪特征不符;另一方面,经溯源两人的活动轨迹和通联情况,梁、谢二人带走章子欣后,与外界联络简单,未发现有联系上下家情况。

  答:根据调查,近半年以来,梁、谢二人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轻生厌世倾向。两人诈骗行为持续多年,继续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状况已越来越难以为继,自杀前其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.7元。仅今年4月以来,两人在全国十多个省市各大景点游玩,其携带的箱包、衣物或送人或丢弃,随身行李越来越少。综合情况表明,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。

  答:根据调查,一是章子欣失踪地点地处偏远、道路难走,且无灯光,仅凭章子欣个人难以到达。另外,当晚有目击者看到梁某华背着章子欣出现在失踪地点附近,推断当时章子欣已相当疲倦,可能处于睡眠状态。二是章子欣失踪后,梁、谢二人未向公安机关报警求助,有悖于失足落水的情形。三是根据现场视频监控分析,梁、谢二人离开时已无章子欣随身携带的日常用品,且在后续现场搜寻中也未发现,初步推断章子欣遇害后,梁、谢二人还处理了章子欣的日常用品。

  答:经前期调查,2005年以来,梁、谢相识并长期同居后,一直没有结婚,也没有生儿育女。两人认识章子欣后,多次表露出喜欢并有将其认作干女儿的想法,如接章子欣放学,送章子欣拼图玩具。7月4日两人骗出章子欣后,对其生活照顾格外体贴周到,梁某华曾在微信朋友圈中“晒”章子欣的照片,还称“我认了一个干女儿”。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。

  答:公安机关将按照专案侦查的要求,进一步深入调查,不放过任何与案件相关的蛛丝马迹。同时也呼吁全社会关注、加强少年儿童的安全防范教育,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。

  7月13日,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,9岁失联女童遗体在石浦镇附近海域被发现。

  第一个发现目标的是船长周恩龙,他向渔政报告具体方位。然后,渔政和专业人员邵全龙前来打捞,发现女童上身穿着粉红色的T恤,下身穿着白色的连裤袜,一只脚穿着黑色的凉鞋。

  因为船上当时还有其他游客,为了不引起恐慌,周师傅便驾船跟着小女孩的遗体,“她漂走,我漂走。”周师傅说。欣欣往哪儿漂,周师傅就跟着往哪开,直到渔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到来。之后,经打捞确认,遗体确为失踪女孩章子欣。

  13日参与打捞工作的船老大邵全龙。邵师傅表示,自己参与这样的打捞救援已经二十多年了,每年都会打捞上几个人,大多是溺水的渔民,但“这样年纪的小姑娘(打捞上来)是第一个”。

  说着说着,邵师傅叹了口气,“我真不骗你,昨天打捞的时候,我都出眼泪了,看到好可爱的一个小女孩”。

  他告诉记者,打捞上来时,身着粉红色衣服,身体其他部位都完好,就是脸部已经模糊不清。“太惨了太惨了”,邵师傅边说边摇头。

  7月14日中午,新京报记者在广东化州平定镇见到了黄自强。他自称从1992年开始与谢某芳谈恋爱,中间分分合合几次,恋情前后持续10年之久,谢某芳曾流过一次产,甚至为自己自杀过。

  黄自强透露,当初没能和谢某芳结婚,主要原因是自己父母早亡、家境贫困,遭谢家亲属反对。“她从家里拿出户口本要和我登记,她母亲就要死要活的。”

  黄自强认为,这段持续多年却未修成正果的感情,对谢某芳打击很大。据他了解,谢某芳的第二段感情遇人不淑,感情不好,还被男人“骗”了钱。

  2005年的一通电话里,谢某芳还在向他倾诉感情不顺。此后,两人失去联系。

  7月11日,在浙江宁波的梁某华儿子说,自己从小被奶奶带大,出生至今没见过父亲。梁某华老家村支书介绍,梁十几年前和前妻吵架后离开广东茂名,外出打工未归。

  梁某华哥哥说,梁某华离家前在村里养鸡,婚后有两个孩子,大女儿2000年出生,儿子2004年出生。梁某华离村时儿子还没有出生,离家后就再也没有跟家里联系过。

  梁某华与妻子没有办理离婚手续,但其妻已经“改嫁”。对梁某华在外的经历,其哥哥知之甚少。他表示,离家之前,弟弟没有什么精神障碍,没有进过传销。

  7月12日,有驴友(化名简单)称,梁谢多次炫耀有房有车,但穿着破烂。在6月底时,她曾与失踪女童视频聊天,称“可活泼了”。

  7月7号,女孩章子欣失联当天,两名租客未按约定把章子欣送回家,章军和女儿通过最后一个电话。

  章父回忆孩子只说了两句话:第一句是我问你们在哪里,她说在象山;第二句是爸爸,我回不来了

  (综合:浙江公安、平安时报、澎湃新闻、新京报、中国青年报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上一篇:学霸君1对1 用AI重新定义个性化辅导 下一篇:教育部:推进中外学生趋同化管理对违规违纪留
  • [教育]教育部:推进中外学生趋
  • [教育]泪目!一对情侣发出2年前
  • [教育]学霸君1对1 用AI重新定义个
  • [教育]大浪淘沙下的行业先锋 掌
  • [教育]突发!金坛朱林一公园附
  • 公益广告